搶眼球的體育組織 智力游戲還是人類領地嗎?

發布時間:2017年12月29日

熱門信息:

搶眼球的體育組織 智力游戲還是人類領地嗎? Smaaash融資約9000萬元開發體育AR游戲服務 游:一款經典游戲《菲斯 新游早報:《德軍總部:新首個DLC上線、Take-Two成立新游戲部門

  2017年,各大體育組織一如既往地施展渾身解數,一邊給體育迷帶來豐盛的賽事大餐,一邊拓展著生意。只是這一年,有組織的日子越過越好,比如國際足聯眼見著世界杯來了,改制擴軍的未來,他們還將利用這個全世界最受關注的賽事賺取更多的金錢和眼球;也有組織身陷尷尬,比如“王牌”運動員博爾特退役后,又忙于自證清白的國際田聯,要思考下一步怎么走,還有國際舉聯需要“揮刀自宮”、國際拳聯主席,在體育運動本身和其市場環境不斷變化的狀況下,這些體育組織都需要盡快成長。

  今年懷揣奧運會落戶權的國際奧委會(IOC)像來到集市兜售農產品的農婦一樣,奧運會如同農婦籃子里的雞蛋,還是過去的那只老蘆花雞下的,但集市上以往那些不顧高價仍酷愛“笨蛋”(農村土雞蛋的別稱)的城里人這一年卻對“笨蛋”沒了興趣。經濟不景氣,農村土雞蛋一下子成了奢侈品,品質雖然跟過去相當,然而城里人一來考慮價高,二來能替代“笨蛋”的產品也多了,于是詢問價格者寥寥。

  最初精明而嚴肅的德國漢堡人、散漫愛講究的意大利羅馬人、剛變成城里人的匈牙利布達佩斯都對2024年這顆“笨蛋”感興趣,不過表達完意愿后都甩手離開,最后只剩下總愛不按套路出牌的美國洛杉磯人、浪漫愛時尚的法國巴黎人成了有意愿真正的購買者。擔心最后的這兩個顧客也中途退出,國際奧委會想出奇招,這次的蛋是經過精心孕育的“雙黃蛋”,專門照顧洛杉磯和巴黎,每人一個“蛋黃”——2024年和2028年奧運會。盡管這個做法有爭議,看起來對之前的申奧城市有些不公平,也失去了申辦的意義,但至少保證東京奧運會后有城市“接盤”。

  美國隊在最后一戰中遭遇圍剿,所在小組的積分發生了驚天逆轉,美國隊最終無緣世界杯決賽圈,巴拿馬隊反而首次進入世界杯。與美國隊一樣爆冷出局的還有智利隊。

  讓人更意外的還有歐洲區的局勢,超級豪門意大利隊60年來首次無緣世界杯,此前他們已經連續打進了14屆世界杯決賽圈。而2006年幫助球隊贏得大力神杯的德羅西、巴爾扎利和布馮帶著遺憾從國家隊退役。

  荷蘭隊也是掉出世界杯決賽圈的豪門球隊,他們連續兩屆大賽出局;倒是繼去年歐洲杯首次晉級并闖進8強的冰島隊仍在演繹著“黑馬”角色,他們第一次打進世界杯,而且還在預選賽中小組排名第一。

  未來,豪門在預選賽中意外出局,給世界杯帶來的遺憾或許會少一些,畢竟這項賽事很快會有一個“齊歡慶”的局面了。國際足聯(FIFA)宣布,從2026年開始,世界杯將擴軍至48隊、分16個小組前兩名晉級。此舉最直接的好處是讓國際足聯收入大漲。據預測,更多的世界杯比賽會吸引更多的廣播公司和贊助商,收入會提升近20%。不過,歐洲眾多足球俱樂部對此都持反對態度。

  過去三年,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絕對是國際體壇的網紅。配合西方整體圍剿俄羅斯戰略,WADA對俄羅斯體育發出終極“追殺令”,國際田聯率先響應,隨后國際舉聯、國際皮劃艇賽艇聯合會、國際殘奧委會等先后對俄羅斯運動員禁賽,最終導致俄羅斯田徑隊、舉重隊、大部分的皮劃艇和賽艇隊、整個俄羅斯殘奧代表團分別在國際田徑世錦賽、里約奧運會、里約殘奧會缺席。今年年底,WADA繼續發難,最終讓俄羅斯無法以代表團名義參加2018年平昌冬奧會。

  當然,WADA對俄羅斯體育的高壓政策也引起不少非議,認為其搞雙重標準,受到來自西方的壓力。因為此前的興奮劑事件,WADA僅是針對涉藥者開出罰單。不過,對于這樣的指責,WADA自然極力否認。隨后,俄羅斯黑客更是曝光了國際反興奮劑組織給予美國、英國等大量運動員“用藥豁免權”,從而使得英美許多運動員可以合理服用藥物。

  今年夏天,歐洲足球轉會市場只有一個主題——錢。8月4日,內馬爾以2.2億歐元加盟巴黎圣日耳曼,創造了世界足壇最高轉會費身價,隨后“大巴黎”又花費1.8億歐元引進摩納哥的法國前鋒姆巴佩。

  此外,英超各俱樂部在新的轉播周期中轉播分成平均增加3800萬英鎊,英超總收入增加也讓各家俱樂部購買球員不吝花錢。今年夏天,英超轉會費最多的12筆交易,花費超過3億英鎊,千萬英鎊的合同滿天飛。

  有人認為,歐足聯7年前頒布的財政公平法案是在避免新興俱樂部通過一擲千金來縮短生長周期以及威脅老牌豪門的利益,“金元足球”本身并沒有傷害到這項運動的發展。曼城在2008年被阿布扎比投資基金收購,中東富豪們的投入讓這支原本虧損的俱樂部煥然一新,“大巴黎”則是卡塔爾資本出手拯救,他們在入主的第一個夏天就開始軍備競賽,之后的每個賽季“大巴黎”都會成為超級買家。

  西甲聯賽主席特瓦斯表達了自己的憤怒:“巴黎圣日耳曼和曼城從國家政權獲得援助,這擾亂了歐洲賽事,造成的市場膨脹也不可避免地傷害了足球產業。歐足聯必須要通過維護財政公平政策的落實來保障歐洲足壇的經濟健康!

  偉大的“閃電”,在自己的告別戰上表現得并不完美。在倫敦田徑世錦賽上,博爾特以男子100米銅牌、接力決賽傷退為自己的職業生涯畫上句號。

  博爾特退役后,國際田壇還有誰能稱得上“巨星”?國際田聯不光要應對原本的“大戶”俄羅斯隊身陷涉藥的丑聞,還要在失去王牌的情況下保持這個項目的發展前景,這對現任主席、英國人塞巴斯蒂安·科來說是個重大的考驗。

  國際田聯急于尋找下一個博爾特。博爾特把南非新星范尼凱克定義為下一個“世界巨星”,不過在倫敦世錦賽上,范尼凱克只拿到了男子400米金牌,在200米中他以0.02秒的劣勢屈居亞軍。但所有田徑愛好者都期待范尼凱克的成長和爆發,2018年,他將在英聯邦運動會上首次嘗試跑100米,這位1992年出生的小將,被指望在博爾特時代后幫助國際田聯“復興”。

  在里約奧運會前,摔跤因為興奮劑事件被國際奧委會暫時“開除”,世界摔跤界隨后展開自救,國際摔跤協會主席更換,內部管理進行完善,隨后國際奧委會討論后允許其入列。此外,舉重項目的興奮劑檢測結果同樣不容樂觀,國際奧委會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運動員檢驗樣本的重新測試中,有15名運動員藥檢呈陽性。為了自保,國際舉聯9月做出了對包括俄羅斯在內的9個國家和地區的舉重協會實施一年禁賽。

  因此,本月初在美國舉行的2017舉重世錦賽上,昔日國際舉重界實力最強的9支隊伍集體缺席。事實上,盡管國際反興奮劑組織乃至美英等奧委會官員多次表態要求重罰俄羅斯體育,但此前真正全面對俄羅斯禁賽的只有國際田聯和國際殘奧委會,而現在由于擔心國際奧委會處罰,國際舉聯也加入到這個行列。

  多數強隊的缺席使今年的舉重世錦賽含金量大打折扣,更奇葩的是,今年的賽事缺少了強手,但竟然有變性人參賽,來自新西蘭的變性選手甚至奪得了該國歷史上首枚世錦賽獎牌。

  今年,國際拳聯圍繞主席吳經國的去留問題上演了一幕宮斗劇。在7月于莫斯科舉行的國際拳聯執委會上,反對吳經國的幾位國際拳聯高層聯手,在投票中以12比2的絕對優勢通過對吳經國的不信任案,吳經國被暫停主席職務。而國際拳聯由反對吳經國的11位執委組成臨時管理委員會接管,理由是他管理下的國際拳聯財務存在嚴重問題,以及利用權力打擊反對自己的人。

  在吳經國被反對派的過程中,形成了“反吳派”和“挺吳派”,兩派互不相讓,不過在16名執委中,有13人支持對吳經國的不信任動議。吳經國本人也否認任何對他的指控,并否認了臨時管理委員會的權利,稱其“毫無法律依據”。此外,吳經國也否認有任何財務管理不善。值得指出的是,盡管吳經國被暫停主席職務,但在選出新主席之前,他還能參與任何懸而未決的事情的討論。據悉,兩派已經請求瑞士法院來審判解決,不過瑞士法院并沒有給出最終判決,也沒有查封國際拳聯資產和認同執委會投票的結果。

  勇士今年陣容穩定,杜蘭特決定從俄克拉荷馬轉投金州后,就注定選擇了一條跟勒布朗·詹姆斯類似的道路。剛剛結束的年終大戰,勇士和騎士連續第三年作為“官配”對陣,本賽季兩隊是否還能繼續上演總決賽騎勇大戰,看似有很大懸念。

  騎士原來的“三巨頭”已經解體,凱里·歐文轉投凱爾特人,并在新東家證明了自己的領袖能力。目前凱爾特人以1.5個勝場的領先優勢力壓騎士,排在東部第二位。

  在西部,勇士只領先火箭一個勝場,火箭的巨頭抱團也給他們帶來了顯而易見的紅利,克里斯·保羅與詹姆斯·哈登是全聯盟最頂尖的后場組合。還有雷霆的威斯布魯克、卡梅隆·安東尼和保羅·喬治,這三位在職業生涯中一直留有遺憾的超級巨星,都鉚著一股勁兒在打球。

  這樣華麗的NBA賽季應當被珍惜,你能在一場常規賽中見到五個超級巨星對陣,簡直是每天都有機會看NBA全明星賽。

  除了上述有機構設置的體育組織,我們還想說說以下這兩個“團體”——壟斷賽場王座的超級巨星以及未來可能擊敗他們的人工智能軍團。

  要概括這10年的國際足壇,大概是絕代雙驕、雙雄爭霸。隨著C羅今年奪得“金球獎”,他在金球獎數目上以5比5追平了梅西,最近10年,梅羅二人包攬了國際足壇的最高個人榮譽。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上,C羅領銜的葡萄牙隊與梅西領銜的阿根廷隊分列B組和D組,兩人如今輝煌的職業生涯都只缺一座大力神杯。2018年還是梅羅二人坐莊嗎?世界杯會誕生新的巨頭嗎?

  足球賽場上有梅羅輪流坐莊,網球賽場居然回到了費納爭霸的時代。今年,費德勒奪得澳網和溫網冠軍,納達爾問鼎法網和美網。兩位老男孩輪流坐莊,平分了今年的四大滿貫冠軍。值得一提的是,費納還來了一次世紀“和解”,兩人在9月底的拉沃爾杯結成了“史詩級”的男子雙打組合,擊敗美國對手,幫助歐洲聯隊取得領先。

  人工智能(AI)就像科幻電影里一個神秘的專門碾壓人類智商的組織一般,令人類在智力游戲領域里乖乖俯首稱臣。據說最新的“oss”是一種通用棋類人工智能“阿爾法零”,這家伙從零開始,通過自我對弈強化學習,只需約2小時就能擊敗日本將棋人工智能程序,4小時擊敗國象人工智能程序,8小時擊敗戰勝韓國棋手李世石的“阿爾法圍棋-李”,并在24小時內戰勝通過72小時自我學習訓練稱王圍棋的“阿爾法圍棋-零”。說到底,智能機器人終究是個機器,本意是為人類服務,但它們在智力比賽中的表現令人不禁擔心:會不會如同科幻片中的那樣,具有了心智的他們意欲控制其主人呢?